什么的嗓门,什么的嗓门填合适的词?

关注 金鼎学社 公众号,免费领取赚钱项目,添加客服微信:qiniu1001  备注:领取项目

什么的嗓门,什么的嗓门填合适的词?

麻雀一一故乡的声

侯保

“ 小小虫,尾巴长,娶了媳妇忘了娘,

把他娘背到山沟里 ,把他媳妇背到炕头上。

媳妇儿媳妇儿你先尝,我去山门沟看咱娘 他娘变成屎磕郎”

故乡称麻雀为“小虫”这是母亲借麻雀教我的第一首儿歌,借麻雀讽刺那些恩不图报,对老人不孝敬的人,于是小时候孤独的我,经常对着门前的大湾水唱,路边的麻雀也叽叽喳喳的附合,给我的童年带来不可言喻的快乐,却唱的路人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来看我,我不管那些,给我带来快乐的是麻雀那种清脆杂乱的鸣叫声,我喜欢麻雀。

麻雀虽然在人们的视线的叽叽喳喳的叫,但在我眼里却是一种乡音,如果哪一天不在叫了,天空净寂成一种空,也许对人类来说会是一种陌生的恐惧与孤独。

“麻雀虽小,五脏惧全”,它是两个圆组成的,圆脑袋,圆身体,黑尖嘴,棕色的羽,白色的围脖,黑墨点撒满全,象活动的圆球在滚动,边灵活转动,边叽叽歪歪的叫喳,一有风吹草动,便哄一下起飞。 乡村的人对所有的生灵飞禽,大自然是带着一种敬畏。

黎明时,它们总以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你的睡梦。让你觉得很是讨,有时觉得很可爱,他总在黎明一丝微光,那时候没有钟表,麻雀叫声就是钟,当黑夜东方的启明星亮起的时候,它似乎是悬挂的剑穂,黎明的那道光亮缓缓从夜的剑匣里,抽出一道银蓝的光亮的时候,那碎碎的清脆声开始从树枝上弹了一下,似乎拔剑的剑锋的声音。

渐渐,黎明展开它杏黄的旗子,把村庄,房屋,大地,山川,河流,都印在它上面时,那麻雀的声音开始热闹起来,聚在树枝上,钻出房檐,踩着瓦沿上,或聚会在石槽上,磨盘上,鸡盆边,边吃上面的残渣余粮,边叽叽歪歪的叫嚷,那声音象风弹动云丝,象故乡渠水流动,象树根下的虫鸣,是天籁蓝色的幕被日光月华扯动的声音。

渐渐的,你被那乱乱的清脆的声音从梦中领回现实,你睁开眼看了一下窗淡蓝的黎明,心里想着再睡一会儿吧,接着你听到母亲起床的声音,床板吱吱喳喳的声音,穿鞋摩擦地面的声音,紧接着公鸡开始伸开脖子打鸣,一声紧一声的刺激你的耳膜。你亳无睡意,心里挂着去大门外的鱼塘里用玻璃瓶里钻了几鱼,早上的鱼最好逮,晚上瓶子里放几干粮放进水里,口用布封住再留一个小洞,趁早上的工夫,鱼儿争先恐后的向里面钻,得赶紧起来,晚了鱼吃完了食都溜走了,于是在麻雀的催促下,你风风火火起来赶向大门外的鱼塘。

故乡有了麻雀,便有了故乡的声音。那时侯在八十年代初期,粮食相对匮乏,于是麦田里驱赶麻雀成了生产队农闲时的主要任务,人们在麦田里用不穿的破衣服扎成各种人形,飘飘荡荡在风中如鬼魂,开始时麻雀还被吓飞,后来就无动于衷了,弹着小脑袋大快朵颐。

于是田野里常响起轰赶麻雀的浑厚声音,与村庄的买豆腐敲梆子响,形成田野绝美的乡土音,在麦田的风中来回激,婉转浑厚而悠长,那是故乡的咙喉,故乡炊烟袅袅,喊着归乡的游子。

什么的嗓门,什么的嗓门填合适的词?

也许麻雀太多,那时候竟成了人们眼中的“四害”,大人们教我逮捕麻雀,象鲁迅先生巜故乡》中写道的“扫出一块空地来,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,撒下秕谷,看鸟雀来吃时,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,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”但是,麻雀很机灵,不象鲁迅先生写的一样那么好逮,当然逮麻雀的东西很多,象生产队的簸箕,喂牛马的筛筐,还有高梁杆做的大锅盖,这东西最好,用木棍支起来,撒下玉粒,扯着麻绳远远看,一会儿它们探头探脑的进去了一群,正叽叽喳喳吃在兴头上,一拉绳子,有一两只便被盖在下面,逮住捏在手里叽叽叽的叫着小黑嘴还叼人,于是用绳子栓住它把玩。

大人们则是踩着梯子逮房檐下的麻雀,刚出壳的麻雀光光的红色的肌肤很可爱,笨拙着扇着肉肉的翅膀,张着黄嫩的小嘴,这个时候我会给它做个小窝,用碎布围的它们严严实实,恐怕受冻,饿了给它嘴嚼玉米饼子喂,渴了给它米汤。它们张着黄嫩的小嘴巴,象黄黄的春天叶芽,大口吞着我的喂食,拼命下咽,扑扇着肉肉的翅膀,眯着眼,很惹人爱怜,但喂了一两天还是搭着小脑袋死了,这让我很是伤心一阵子。

当然逮麻雀也是为了自已的馋嘴,那时候肉是平日吃不到,终年罗卜咸菜加玉米面饼子,把麻雀埋进做饭的灰窝里,中午去田地回来扒出来,去掉糊焦的外皮,里面是鲜嫩的红肉,热气腾腾,散着诱人的肉香,我吃的满嘴满脸是锅底灰。

一次我逮住一个刚长羽翼丰满的麻雀,它在我手里放开也不飞,浑身抖着,也许知道自已难逃一劫,张着嘴发出弱弱的哀鸣,眼里浸满晶莹的泪,一个劲望着我,我年少的心一颤,把它放在院子里想放它走,好长时间,它扭了几下头看了我几眼后,震翼起飞了,起飞后还在院子里盘旋了几圈,从那时我再也没吃过麻雀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也万物皆有灵性。

麻雀就那个年代的时钟,每天天刚朦胧,在麻雀的声叫故乡有了麻雀,便有了故乡的声音。那时侯在八十年代初期,粮食相对匮乏,于是麦田里驱赶麻雀成了生产队农闲时的主要任务,人们在麦田里用不穿的破衣服扎成各种人形,飘飘荡荡在风中如鬼魂,开始时麻雀还被吓飞,后来就无动于衷了,弹着小脑袋大快朵颐。

于是田野里常响起轰赶麻雀的浑厚声音,与村庄的买豆腐敲梆子响,形成田野绝美的乡土音,在麦田的风中来回激,婉转浑厚而悠长,那是故乡的咙喉,故乡炊烟袅袅,喊着归乡的游子。

也许麻雀太多,那时候竟成了人们眼中的“四害”,大人们教我逮捕麻雀,象鲁迅先生巜故乡》中写道的“扫出一块空地来,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,撒下秕谷,看鸟雀来吃时,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,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”但是,麻雀很机灵,不象鲁迅先生写的一样那么好逮,当然逮麻雀的东西很多,象生产队的簸箕,喂牛马的筛筐,还有高梁杆做的大锅盖,这东西最好,用木棍支起来,撒下玉粒,扯着麻绳远远看,一会儿它们探头探脑的进去了一群,正叽叽喳喳吃在兴头上,一拉绳子,有一两只便被盖在下面,逮住捏在手里叽叽叽的叫着小黑嘴还叼人,于是用绳子栓住它把玩。

大人们则是踩着梯子逮房檐下的麻雀,刚出壳的麻雀光光的红色的肌肤很可爱,笨拙着扇着肉肉的翅膀,张着黄嫩的小嘴,这个时候我会给它做个小窝,用碎布围的它们严严实实,恐怕受冻,饿了给它嘴嚼玉米饼子喂,渴了给它米汤。它们张着黄嫩的小嘴巴,象黄黄的春天叶芽,大口吞着我的喂食,拼命下咽,扑扇着肉肉的翅膀,眯着眼,很惹人爱怜,但喂了一两天还是搭着小脑袋死了,这让我很是伤心一阵子。

当然逮麻雀也是为了自已的馋嘴,那时候肉是平日吃不到,终年罗卜咸菜加玉米面饼子,把麻雀埋进做饭的灰窝里,中午去田地回来扒出来,去掉糊焦的外皮,里面是鲜嫩的红肉,热气腾腾,散着诱人的肉香,我吃的满嘴满脸是锅底灰。

一次我逮住一个刚长羽翼丰满的麻雀,它在我手里放开也不飞,浑身抖着,也许知道自已难逃一劫,张着嘴发出弱弱的哀鸣,眼里浸满晶莹的泪,一个劲望着我,我年少的心一颤,把它放在院子里想放它走,好长时间,它扭了几下头看了我几眼后,震翼起飞了,起飞后还在院子里盘旋了几圈,从那时我再也没吃过麻雀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也万物皆有灵性。

麻雀就那个年代的时钟,每天天刚朦胧,在麻雀的声叫里,我听到年迈的姥姥催着我的姨舅还有姥爷去下地劳作。农村俗语说“人勤地不懒,老鸹没有多食嘴,天上不会掉馅饼,活着就得勤劳的干。勤劳是农民千百年来骨子里的本性。

长大些后,在黎明麻雀的叫声里,母亲催促我去上学,再长大后催我去劳作,那种麻雀叫声总和母亲的叫声在一起。催我长大,催我成人,催我用勤劳行走人生。

好多没听见麻雀的鸣叫声了,父母先人已长眠故乡几十年了,而我成了回不了故乡的世间游客。故乡成了他乡,他乡都市里,成了异地的风尘。

好想回故乡听听麻雀的鸣叫声,象永远握不到手里的乡音。

我想起鲁迅《故乡》的那段结尾;

我在朦胧中,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,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。我想: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地上的路;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,故乡的

什么的嗓门,什么的嗓门填合适的词?

侯保军,山东作家协会会员,70后,十九岁发表文章,作品见《北京文学》《散文选刊》巜海外文摘》《西部散文选刊》巜散文百家》等,居山东泰安大汶口

壹点号 侯保军,山东作协会员

新闻线索报料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齐鲁壹点”,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

游戏试玩赚钱,添加客服微信:709425133  备注:游戏试玩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004545.com/5434.html